http://www.xytongda.com

  • 当前位置:独步新闻网 > 体育新闻 >
  • 明智采纳—但未巧妙实施澳洲最著名的全球高管之一

    欢迎来到独步新闻网,下面小编就介绍下明智采纳—但未巧妙实施澳洲最著名的全球高管之一的相关资讯。

    (原题:中国碳中和目标一出现,澳大利亚就先烦恼了)
    【文/观察者网熊超然】9月22日,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期间,中方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争取在2060年前达到碳中和的目标。中方做出这种态度后,很快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在国际社会关注的同时,澳大利亚也表明了担心。许多澳大利亚人认为,中国的目标可能意味着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化石燃料出口严重下降,经济上遭受巨大痛苦。
    中国碳中和目标在澳大利亚首先担心。
    澳洲广播公司报道截图。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9月29日报道,该媒体在讨论澳大利亚疫情后恢复经济的Q+A节目中,多位节目嘉宾(专家团专家)提出了上述警告。
    在工作室里,一位观众向客人提问,中国对碳中和的承诺是否可靠。对此,节目嘉宾表示,中国将坚持这一碳中和计划。因为减少排放符合中国国家的利益。
    但同时,两位嘉宾也表示,对碳中和计划可能影响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担忧,其中一位是澳大利亚艾特莱森软件公司的共同创始人迈克坎农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主张对中国来说,这样重大的决定安抚一部分欧洲人,同时孤立美国,符合中国的国际利益。他还说,中国也在寻求更深的自给自足。目前,中国仍然依赖澳大利亚化石燃料出口,但通过自给自足,可以减少对澳大利亚的依赖。
    布鲁克斯进一步表示,如果澳大利亚开始担心化石燃料产业的未来,他所有的担心就更有理由站起来。
    中国已经,今后40年不仅不进口煤炭、天然气等资源……煤炭,今后20年……中国将更快地摆脱对澳大利亚煤炭产品的依赖,优先考虑国内供应。
    这些发言都是从布鲁克斯口中说出来的,其实中国并没有发布这些内容。然而,从一些迹象来看,澳大利亚确实对煤炭出口感到深刻的担忧。
    从政策层面看,中国将来减少煤炭使用量是大势所趋。在中国宣布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后,澎湃新闻采访了许多业内人士。绿色创新发展中心主任胡敏认为,这一目标将是中国经济低碳转型的长期政策信号。
    能源基金会的最高经营责任人兼中国区社长邹集认为,为了实现2030年前的高峰、2060年前的碳中和,现在最迫切的是在十四五计划中设立更加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将煤一次能源中的比例降低到50%以下,加快能源结构的变革。
    中国碳中和目标在澳大利亚首先担心。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在福建打造的海上风电机长江三峡集团图。
    对此,节目嘉宾、澳大利亚联邦工党气候变化事务发言人马克·巴特勒也非常清楚,他说要继续观察。我认为,看到明年中国的十四五计划出台,碳中和计划势在必行,其中列出了中国政府想进行的能源投资。
    有些人表达了担心,但澳大利亚有些人有不同的看法。节目嘉宾、澳大利亚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达伦切斯特承认,由于最近发生了一些事件,澳大利亚中国的关系不稳定,但本国化石燃料继续发挥重要作用,中国还在建设更多的燃煤发电站,需要澳大利亚的煤炭。
    关于这个意见,节目嘉宾布鲁克斯反驳说,中国计划建设那些数量的煤炭发电站,并不意味着真正的行动。
    9月7日,《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8月份,澳大利亚对中国商品出口下降了26%以上,今年以来,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总额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5%,达到了757亿美元。
    据报道,澳大利亚官方数据显示,7月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商品同比下降16%,其中煤炭和铁矿石出口大幅下降,与今年3月至6月澳大利亚煤炭和铁矿石对华出口销售相比,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相关建议::
    澳大利亚的反华情绪高涨的学者主张向中国开战
    最近,中澳关系仍在探底。
    9月15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诽谤中国驻澳大利亚总领事馆及其官员从事渗透活动,将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正常履行职务政治化、污名化的12日,澳大利亚警察在今年6月26日秘密搜查了4名中国记者,同时,从事澳大利亚研究的中国学者陈弘和李建军被澳大利亚政府无缘无故取消了签证
    8月28日,澳总理斯科特·莫里森领导的政府公布了前所未有的外交关系法案,要求所有州政府在与外国签订协议前,必须得到联邦外交部长的同意。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政府与中国签订的一带一路备忘录、澳大利亚各大学设立的孔子学院以及与中国签订的所有协议都成为该法案的目标。
    看到澳大利亚在死亡的道路上奔走,很多有识之士看着眼睛,着急,在派遣地写文章喊道,试图说服堪培拉悬崖勒马。无论是为了利害关系发声,还是为了真正的知识华友华派,核心观点都一致
    现在的中澳关系太差了,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最着急的是澳洲农民。
    8月19日,澳大利亚全国农民联合会呼吁莫里森政府培养与中国的贸易关系,联合会首席执行官托尼·马哈尔认为政府和工业界需要尽我们所能保持我们两国对话的开放性,反对党工党的农业发言人乔尔·菲茨吉本指责莫里森对两国关系恶化负有责任,中国是我们的主要贸易伙伴,也是我们最大的出口市场,中国愤怒,惩罚我们。
    袁野:澳大利亚反华情绪高涨,有什么比中国战争更好的想法吗?
    企业界纷纷警告。
    有商业背景的智库中国事务警告,如果美中关系进一步恶化,澳大利亚可能会受到连带损害,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前董事会成员约翰·爱德华兹在罗伊研究所写的文章中说: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在处理中国关系方面,没有表现出日益必要的智慧……中美贸易和技术竞争中拒绝站队,是澳大利亚发表的政策。明智采纳—但未巧妙实施澳洲最著名的全球高管之一,前美国陶氏化学公司CEO安德鲁·利弗里斯警告澳洲政府,不要混淆经济和安全关系,以免在中国崛起的新现实面前犯错。
    学术界大声喊叫。
    不要在澳大利亚的安全问题上玩政治,澳大利亚国际事务研究所(AIIA)研究员梅丽莎·康利·泰勒说:我担心危险的民粹主义进入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辩论……要控制我们生活的世界,我们需要的是基于谈判的心情,而不是简单的解决方案的绝对主义。
    这已经成为外交政策圈悬而未决的问题。作为经济上严重依赖崛起中的中国,与美国保持强大安全联盟的中等大国,澳大利亚在处理两国关系时计算错了吗?英国《卫报》写道。
    该报采访了四个相关领域的专家,其中三个对堪培拉的做法持批评态度
    澳大利亚前外相、新南威尔士州前州长、悉尼科技大学澳大利亚关系研究院院长鲍勃·卡尔说:从看似对抗的事情中退一步,等待更合作的氛围寻求发展,是澳大利亚问题上唯一的建议
    悉尼科技大学澳大利亚中关系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埃琳娜·科林森表示,中国是不会消失的现实,澳大利亚应该努力维持联系渠道的开放,尽量集中缓和紧张……寻求对话和妥协不应该被视为弱点
    曾任驻华记者的《悉尼先锋晨报》资深编辑哈米什·麦克唐纳表示,堪培拉应该听取更好的建议,避免犯愚蠢的错误。例如,马尔科姆·特恩布尔的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的发言和莫里森的挑衅性行为——后者要求武器检查员般的权力,武汉独立调查新冠状病毒的源头。
    袁野:澳大利亚反华情绪高涨,有什么比中国战争更好的想法吗?
    视频截图。
    对中国没有好话的澳大利亚主流媒体也发出了追求三思的声音。
    中国澳大利亚商会华西总经理习克礼在《悉尼先锋晨报》中发表了一篇文章,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必须调整措辞和做法,不要浪费在中国的战略机会。《澳大利亚人民报》刊文《我们和中国的关系需要帮助。否则就晚了》称堪培拉的官僚和政治体系中有危险的感情。此外,这些危险现在也延伸到了我们制造观点的精英们身上。文章中,假设中国是敌人是自我实现的预言,这是走向毁灭的道路,但也有保护者今天的恶性循环再持续3~4年的话,这个国家会受到很大的损失。
    本文作者《澳大利亚人报》前主编保罗·凯利罕见(尽管不情愿)承认,所谓的中国干预完全是子虚乌有:在这个灰色地区,干涉和影响之间可能只有一线之隔……本世纪初,澳大利亚驻美大使迈克尔·索利在美国国会组织了澳大利亚的朋友(Friendsof体系施加压力,与澳大利亚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今天,澳大利亚议会不能容忍中国朋友。任何影响都不可避免地被视为干涉。
    明智采纳—但未巧妙实施澳洲最著名的全球高管之一
    来自政界的声音也足够重量级。
    前外交官、曾在陆克文和吉拉德政府担任幕僚长的艾伦贝姆说:现在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外交政策绝对陷入僵局,政府应该认真听取外交人员的意见,切实制定正确的对华外交政策和战略计划前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锐利(GeoffRaby)说:现实主义是澳大利亚与中国接触的关键陆克文在美国的外交事务上写文,回顾战争警告亚洲八月炮火重要的是不要放弃务实的对华关系。
    信息机构和将军主导澳大利亚外交。
    这些呼吁的来源不能说不广,声音不能说不强。在其他国家,很少听到如此珍惜和改善双边关系的呼声。可以说,多年来培养和巩固中澳友谊的努力是没有用的。遗憾的是,这些理性的声音在澳大利亚舆论场不占主流,对澳大利亚决策者的影响力更有限。有识之士的苦口婆心,对堪培拉来说就像对牛弹琴一样。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市场,该国的经济支柱矿业和农业都严重依赖中国,这些行业的员工也是中澳关系发展的最大受益者。但是,他们也是澳大利亚统治阶级的一部分,但是这个国家的对外战略没有发言权。占主导地位的是金融和政治精英,他们几乎一边倒地一边依赖美国,所以在面对站队的时候,澳大利亚宁可牺牲农矿业的利益,也要跟随美国的路线,无条件地对抗中国。
    与其说澳大利亚精英的主观判断,不如说没有选择。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澳大利亚在投资、军事和信息方面依赖美国,无法承受与美国脱钩的代价。莫里森今年7月在宣布扩军计划时强调了与美国密切的联盟关系的约定,称是我们防卫政策的基础。他声称我们与美国享有的安全保证、信息共享和技术产业合作对我们国家的安全至关重要,并且将继续。
    袁野:澳大利亚反华情绪高涨,有什么比中国战争更好的想法吗?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资料图)
    如果是正常国家,决策层必须平衡经济和安全利益,但澳大利亚不能。《澳大利亚人报》的保罗凯利写道
    澳大利亚政府需要确保信息和安全机构不主导双边关系。一位政策老手告诉我,这些机构现在的影响力超过了冷战时期。
    专栏作家罗斯吉廷斯也在《悉尼先驱晨报》中写道
    请注意将军。中国是我们不可避免的经济命运。澳大利亚历史上,人们看到这个国家的经济专家,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今天,情况正好相反。关心我们经济未来的人们,国防和外交事务专家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游戏吗?
    对于任何国家来说,信息机构和将军主导对外关系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澳大利亚就像他们忠诚追随的美国一样,充满了昭和气息。这两个领域也是澳大利亚最亲美的。
    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澳大利亚国防一直依赖美国。1951年《澳大利亚新美安全条约》签署后,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军事联盟关系更加紧密和异常。澳大利亚军队参与了美国的每一次重大军事干预,并从朝鲜到伊拉克。上一届工党政府积极支持奥巴马政府的回归亚洲战略,并同意在具有战略意义的北方城市达尔文派驻美国海。

    以上全部内容独步新闻网xytongda提供,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的关于独步新闻独步新闻网的文章,请点击查看独步新闻xytongda的的其它文章

  • 本文地址:独步新闻网http://www.xytongda.com/five/11122.html
  • 上一篇:湖人晋级决赛对安东尼戴维斯来说意义重大 下一篇:里弗斯执教快船取得队史最大胜利,鲍尔默无法接受
  •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